目前日期文章:2012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身心靈順勢療法主講人 許添盛 醫師 / 賽斯教育基金會董事長、賽斯身心靈診所院長、賽斯文化發行人※摘自 許添盛 醫師「個人實相的本質」講課內容  最近整個台灣一直在講H1N1。在賽斯思想裡面,尤其是在 “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”這本書或是1-4輯的有聲書,賽斯對於傳染病的本質跟到底傳染病要不要打預防針,有非常精闢的見解(-人體天生有抵抗病毒與細菌的能力)。關於打預防針,我開始傷腦筋----我是醫生,而且家庭醫學科的專科醫師,家庭醫學科的醫師專門幫人家打預防針,所以我的專業就是打預防針。但當我接觸到賽斯的思想,我矛盾了---身為醫學界的醫生,我非常適合在公開場合呼籲:打預防針事實上對身體是有另外一種傷害性,但我也似乎不太適合公開去呼籲。到底該怎麼講?我就到夢裡面去問我的夢:我應該怎麼樣解釋“要不要打H1N1的預防針?“,突然,做了一個很有趣的夢,這個夢主要是與這一次的水災連結。 很多專家抨擊過去我們的治水是用建堤防的防堵政策。防堵政策有?有效?有。可是一旦大水來了,堤防潰堤,死傷會更慘重。一位個案告訴我, 有一次他陪荷蘭的工程師經過大直,建築設計工程師問他:”那道牆是什麼東西?””是基隆河的堤防”。荷蘭工程師很訝異,他說:“在荷蘭我們早就不做堤防,是把一樓的住宅挑高。”因為他們認為人要與大自然結合,一個城市不可能把水阻隔在我們生活的外面,水代表自然。 在我們的心靈,如果你把自然阻隔在生活外面,它一定會衝過堤防,入侵到你的家庭、你的客廳,因為人是大自然的生物,永遠需要跟大自然的力量連結跟認同。賽斯講,愈都市愈文明的族群,愈可能發生大自然的災難,當你把水用堤防阻隔在你生活外面的時候,水會想盡辦法進你家的廚房。所以在荷蘭幾乎不再做堤防,它就在你家門口,用生態工法的方式來做。那位個案問荷蘭工程師:“小孩掉下去怎麼辦?”他回答:“小孩都要學游泳,學不會自己負責”。 過去治水就是跟大自然對抗,我們把大自然阻隔在我們的生活外面;現在防禦H1N1,我們在做同樣的事情---我們在身上打疫苗跟病毒對抗。病毒是不是代表大自然的力量?我們又開始在對抗大自然了,只不過這一次我們把堤防築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我們打疫苗就是在建堤防,讓病毒進不來。 堤防就不要潰堤…第一個,當你把疫苗打進來的時候買屋網,人體裡面有?有還有其他潛伏的病毒?舉例來講,小時候得過水痘的人,水痘疫苗現在在哪裡?在你的神經節裡面。等你年紀大了,遇到壓力跟痛苦,免疫力降低的時候,它就變成所謂的帶狀?疹,帶狀?疹就是你小時候得過水痘。而它?有變成帶狀?疹的時候,作用是保護你。人體裡面有非常多的細菌跟病毒,像口腔當中據說有200多種的病毒跟細菌,腸道也是,其實是在保護我們。很多人說幽門桿菌容易讓我們潰瘍, 容易發作, 潰瘍的傷口不容易癒合。可是科學家真的有?有做過研究?搞不好幽門桿菌的保護性質比它的破壞性質更高。 第二個當你感染這個病毒跟那個病毒,有?有可能在人體裡面重複感染產生新的變種?賽斯講過,打進去的疫苗會讓身體再一次 “狼來了!”  “狼來了!”---當這個病毒是由實驗室製造出來的,它會讓你的身體產生輕微感染的症狀,可是又不是真的感染,這叫做 “狼來了” ---免疫系統被激發起來,可是找不到真正的敵人。我們以為身體因此建立了防禦力,可是身體免疫系統精密無比的辨識系統再一次被混亂,這樣的混亂,免疫系統找不到外界真正入侵的敵人,有可能開始攻打你自己的細胞跟組酒店工作織,叫做 “自體免疫疾病”---當疫苗打進去,?有真正的攻擊,它就開始讓這個人的神經系統攻擊自己的神經系統,可能讓身體失去力量。當我們的免疫系統被進一步的疫苗弄混亂,將來它?有辦法辨別敵我, 敵我的辨識系統會出錯,當再有真正的病毒入侵的時候,你的免疫系統已經被弄得相當混亂了。 醫學界一樣是用圍堵的政策。只不過這一次的堤防是建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就像我們在治水一樣,用堤防把你跟水隔開了。我們現在並不是真的認識這支病毒的作用,認識你的人體如何跟它取得和諧的步驟,了解整個事情背後心靈的實相;相反地,人類又在建立對抗的系統,把對抗的防線放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把我們免疫系統的牆再加高。我這個人對這件事情並不認同,但是你看到全世界很多人在這樣做。對我個人來講,我只能說我決定我自己,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,我也強烈地認為絕對不能立法要求每個人都要打疫苗。萬一你打了出現副作用,死掉誰負責? 政府不可以立法要求每個人都打疫苗, 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!因為身體是每個人最後的防線,不該用法律強制大家做這件事。當現在我們整個國內乃至全世界,大家都在買克流感西服,都在研發疫苗的時候,以狹隘的實驗室報告、以狹隘的科學思維來做思考的時候,並?有看到背後更大的實相。 水災也是一樣,當你建了更高的堤防,就是準備被更大的水把它衝垮掉,不然你建堤防幹嘛?建了更高的堤防只是讓更大的水把它衝垮掉;在人體裡面打疫苗增加你的免疫力;其實就是在築堤防。人類從來?有學會跟大自然的病毒、細菌認識它們的本質,認識到底為什麼會有這個實相發生?你們慢慢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會愈來愈深刻----從1999年的921地震、再來是SARS、流感、海嘯、金融海嘯、水災… , 每次都打破過去的記錄。 整個人類正在學習,因為如果?有經過這些過程,人類?有辦法過渡到新的時代。日劇“篤姬”裡面有一個末代的幕府德川家定,他認為一定要要開港通商,因為美國、英國強迫日本要開港通商,跟當時的中國一樣。如果不跟列強通商,一定會作戰,作戰日本人會被打敗。可是天皇本身很保守,天皇逼迫他要閉關自守,就像當初滿清一樣。那時候滿清已經被列強開戰,而且被打敗。 這時幕府將軍非常地痛苦,他想說怎麼辦?如果我不聽天皇的,可能被天皇做掉或是被剝除他的職位; 如果強行要跟外國酒店經紀通商的話,又會得罪天皇,他?有辦法選擇。一個大臣建議他暫時聽天皇的,閉關拒?跟外國通商。拒?通商的結果是什麼?立刻開戰,開戰之後日本立刻戰敗---原來唯有戰敗,那些保守派的人他才會心甘情願地認為必須要開港通商。如果不走這條路,整個都毀滅掉。唯有戰敗,日本才會趁勢重新再建設,導致歷史最有名的“明治維新”。二次世界大戰也是啊!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遭受很大的恥辱,因為無條件投降,所以後來變成日本的經濟奇蹟。 你生命發生任何事情,你要學會順勢而為,你不可能跟生命對抗。你怎麼跟癌症對抗?你要順著”得到癌症,你要什麼改變?”去思考---改變你的工作、改變你的性格、改變你的人際關係、改變你的情感表達模式、改變你整個生命的觀點。婚姻不幸福、孩子不聽話,你要對抗嗎? 不是。賽斯心法教各位,所有的一切你都要學會順勢而為。歷史會證明,所有採取對抗的方式,最後都會失敗。在短短的兩天,下了將近三千公喱的水,你怎麼對抗大自然?你怎麼對抗土石流?有人在玉山頂,發現一種在海邊的苔蘚植物,以前的玉山是在海底!連喜瑪拉雅山都是海底,是怎麼樣的造山運動,把一面膜個在海底的喜瑪拉雅山拱到全世界第一高峰?你想想看大地的力量有多大? 所以人不是跟大自然對抗,人要學會的是對大自然力量的了解與順勢而為,如何在過程當中,找到你自己的力量,而不是用你的小我去跟大自然的力量對抗。人也不可能跟任何的病毒、細菌對抗,因為病毒跟細菌的力量就是大地的力量、就是宇宙的力量, 你要學會如何順勢而為。 順勢療法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你不能跟疾病對抗,疾病是帶著訊息,疾病是帶著一種?示,疾病的背後是一種學習跟成長。任何的疾病你如何順勢而為?你如何順著這個疾病?它要告訴你的是什麼?你,傾聽到了嗎? 賽斯在早期課裡提到,大部份的疾病其實都是我們的自我意識跟潛意識不熟悉,當你的潛意識要告訴自我意識什麼,而自我意識聽不進去,因為自我意識想證明自己是老大,事實上自我意識最偉大的合作伙伴是潛意識,兩個應該是平等互惠的,請問你們對於你們的潛意識覺察多少?認知多少?了解多少?你對於你的潛意識要給你的訊息、認知、?發, 你知道多少它的訊息?自我意識跟潛意識之間就好像是一個失衡的婚姻關係,永遠只有一個人的聲音,另外一個人不斷地被壓迫,建築設計不斷地配合他,不斷地永遠?有自己的意見。 有個學員說她跟賣魚賣菜的朋友去唱卡拉OK,覺得很快樂,因為每次跟先生去唱卡拉OK都不舒服、每次跟先生出門,她覺得全身好像都在癢。為什麼?因為她內在有個自己怕被嫌,嫌不夠水準、不夠有氣質,就像一段失衡的夫妻關係。有一次我跟我姐姐在聊天,基本上我們的家人通通?有辦法跟我媽媽相處太久,為什麼?跟我媽媽在一起就?對不可能做自己。我大姐的方式是默默忍耐,暗自在心中生氣;我二姐是轉頭就走,兩個人反應的方式不一樣。因為我媽媽這個人的個性是,你在她身邊?有辦法做自己,你們有?有這種經驗?你的爸爸、媽媽、爺爺、奶奶、老公、老婆或是你的小孩,有些人是你只要在他旁邊,你就做不了自己。我跟我媽媽剛好相反,我媽媽跟我在一起,她不能做自己。(哄堂大笑) 真的,我只要跟我媽媽在一起,她就做不了她自己。 9點多打電話給她,我媽問說:”你現在在哪裡?我現在還在唱卡拉OK”。我跟她說”我還在路上,12點才會到”。其實我已經在家了,可是我騙她我12點才會到,因為我只要跟她說我現在在家,她就馬上結束她的卡拉OK回家。她覺得”兒子在家土地買賣她去唱卡拉OK成何體統?”。連我要吃飯,如果某道菜我多夾幾口,我媽媽就不吃了,因為”我兒子要吃”。所以只要我在家,我媽媽就做不了她自己,所以我媽媽?有辦法跟我相處太久。(哄堂大笑) 。 請問你的潛意識跟你在一起幾十年,你什麼時候容許你的潛意識來找你?你什麼時候傾聽你內心的聲音?還是你的自我永遠在霸道,永遠想用理性頭腦邏輯思考的聲音來主導你的人生?你什麼時候讓你的內心 Let it be.?所有的疾病都是潛意識話說不出口,只好用病來告訴你!所有的疾病,甚至包含人生的意外、無常,都是潛意識在高聲疾呼高。潛意識時時刻刻想跟你說話,想讓你知道它要表達什麼,可是我們從來都不聽,到最後它只好被迫用疾病或是人生的意外、無常,來讓你知道它要說什麼。 潛意識在你生命當中扮演一個最重大的角色。你的潛意識會告訴你哪個食物對你而言是健康的,你的潛意識會告訴你你適合穿哪一種衣服?潛意識會自動給你訊息,不是星座也不是八字,也不是能量測量。潛意識是個非常活潑、非常有自己的想法、極為聰明的傢伙,可是我們幾乎都?有讓它做主。 你什麼時候容許你的潛意識來帶動你的人土地買賣生?你什麼時候真的願意把你自大的自我放下來?傾聽看你的潛意識要告訴你一些什麼?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。 每個個人有個人的潛意識,整個人類有人類集體的潛意識,而集體的潛意識它要訴說某些訊息。你聽見這一次人類H1N1的來襲,潛意識要告訴我們些什麼?整個人類集體的潛意識要說些什麼?真正醫學界跟科學界是要去了解這個訊息,發明更多藥物,做更多疫苗,那都不是根本的做法。 你們真的時時刻刻問自己,我的潛意識想要告訴我些什麼東西?你這陣子有?有煩燥不安?你這陣子有?有覺得心情非常地不舒坦?你這陣子有?有內在特別的不喜悅?你的潛意識有?有要透過某個疾病來逼迫你固執的自我做一個最大的調整?  放下驕傲自大的頭腦,因為頭腦只想找方法,它不想真的傾聽,當你把你自大的自我意識放下,你真的容許你的自我意識問”我的潛意識要告訴我些什麼?”你真的聽到了,然後順勢而為,以後不用再困惑,你的生命將會得到一種非常平安跟喜樂的感覺。 

mtqhe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身心靈順勢療法主講人 許添盛 醫師 / 賽斯教育基金會董事長、賽斯身心靈診所院長、賽斯文化發行人※摘自 許添盛 醫師「個人實相的本質」講課內容  最近整個台灣一直在講H1N1。在賽斯思想裡面,尤其是在 “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”這本書或是1-4輯的有聲書,賽斯對於傳染病的本質跟到底傳染病要不要打預防針,有非常精闢的見解(-人體天生有抵抗病毒與細菌的能力)。關於打預防針,我開始傷腦筋----我是醫生,而且家庭醫學科的專科醫師,家庭醫學科的醫師專門幫人家打預防針,所以我的專業就是打預防針。但當我接觸到賽斯的思想,我矛盾了---身為醫學界的醫生,我非常適合在公開場合呼籲:打預防針事實上對身體是有另外一種傷害性,但我也似乎不太適合公開去呼籲。到底該怎麼講?我就到夢裡面去問我的夢:我應該怎麼樣解釋“要不要打H1N1的預防針?“,突然,做了一個很有趣的夢,這個夢主要是與這一次的水災連結。 很多專家抨擊過去我們的治水是用建堤防的防堵政策。防堵政策有?有效?有。可是一旦大水來了,堤防潰堤,死傷會更慘重。一位個案告訴我, 有一次他陪荷蘭的工程師經過大直,襯衫工程師問他:”那道牆是什麼東西?””是基隆河的堤防”。荷蘭工程師很訝異,他說:“在荷蘭我們早就不做堤防,是把一樓的住宅挑高。”因為他們認為人要與大自然結合,一個城市不可能把水阻隔在我們生活的外面,水代表自然。 在我們的心靈,如果你把自然阻隔在生活外面,它一定會衝過堤防,入侵到你的家庭、你的客廳,因為人是大自然的生物,永遠需要跟大自然的力量連結跟認同。賽斯講,愈都市愈文明的族群,愈可能發生大自然的災難,當你把水用堤防阻隔在你生活外面的時候,水會想盡辦法進你家的廚房。所以在荷蘭幾乎不再做堤防,它就在你家門口,用生態工法的方式來做。那位個案問荷蘭工程師:“小孩掉下去怎麼辦?”他回答:“小孩都要學游泳,學不會自己負責”。 過去治水就是跟大自然對抗,我們把大自然阻隔在我們的生活外面;現在防禦H1N1,我們在做同樣的事情---我們在身上打疫苗跟病毒對抗。病毒是不是代表大自然的力量?我們又開始在對抗大自然了,只不過這一次我們把堤防築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我們打疫苗就是在建堤防,讓病毒進不來。 堤防就不要潰堤…第一個,當你把疫苗打進來的時候婚禮佈置,人體裡面有?有還有其他潛伏的病毒?舉例來講,小時候得過水痘的人,水痘疫苗現在在哪裡?在你的神經節裡面。等你年紀大了,遇到壓力跟痛苦,免疫力降低的時候,它就變成所謂的帶狀?疹,帶狀?疹就是你小時候得過水痘。而它?有變成帶狀?疹的時候,作用是保護你。人體裡面有非常多的細菌跟病毒,像口腔當中據說有200多種的病毒跟細菌,腸道也是,其實是在保護我們。很多人說幽門桿菌容易讓我們潰瘍, 容易發作, 潰瘍的傷口不容易癒合。可是科學家真的有?有做過研究?搞不好幽門桿菌的保護性質比它的破壞性質更高。 第二個當你感染這個病毒跟那個病毒,有?有可能在人體裡面重複感染產生新的變種?賽斯講過,打進去的疫苗會讓身體再一次 “狼來了!”  “狼來了!”---當這個病毒是由實驗室製造出來的,它會讓你的身體產生輕微感染的症狀,可是又不是真的感染,這叫做 “狼來了” ---免疫系統被激發起來,可是找不到真正的敵人。我們以為身體因此建立了防禦力,可是身體免疫系統精密無比的辨識系統再一次被混亂,這樣的混亂,免疫系統找不到外界真正入侵的敵人,有可能開始攻打你自己的細胞跟組婚禮顧問織,叫做 “自體免疫疾病”---當疫苗打進去,?有真正的攻擊,它就開始讓這個人的神經系統攻擊自己的神經系統,可能讓身體失去力量。當我們的免疫系統被進一步的疫苗弄混亂,將來它?有辦法辨別敵我, 敵我的辨識系統會出錯,當再有真正的病毒入侵的時候,你的免疫系統已經被弄得相當混亂了。 醫學界一樣是用圍堵的政策。只不過這一次的堤防是建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就像我們在治水一樣,用堤防把你跟水隔開了。我們現在並不是真的認識這支病毒的作用,認識你的人體如何跟它取得和諧的步驟,了解整個事情背後心靈的實相;相反地,人類又在建立對抗的系統,把對抗的防線放在我們的身體裡面,把我們免疫系統的牆再加高。我這個人對這件事情並不認同,但是你看到全世界很多人在這樣做。對我個人來講,我只能說我決定我自己,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,我也強烈地認為絕對不能立法要求每個人都要打疫苗。萬一你打了出現副作用,死掉誰負責? 政府不可以立法要求每個人都打疫苗, 這是一個錯誤的政策!因為身體是每個人最後的防線,不該用法律強制大家做這件事。當現在我們整個國內乃至全世界,大家都在買克流感太平洋房屋,都在研發疫苗的時候,以狹隘的實驗室報告、以狹隘的科學思維來做思考的時候,並?有看到背後更大的實相。 水災也是一樣,當你建了更高的堤防,就是準備被更大的水把它衝垮掉,不然你建堤防幹嘛?建了更高的堤防只是讓更大的水把它衝垮掉;在人體裡面打疫苗增加你的免疫力;其實就是在築堤防。人類從來?有學會跟大自然的病毒、細菌認識它們的本質,認識到底為什麼會有這個實相發生?你們慢慢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會愈來愈深刻----從1999年的921地震、再來是SARS、流感、海嘯、金融海嘯、水災… , 每次都打破過去的記錄。 整個人類正在學習,因為如果?有經過這些過程,人類?有辦法過渡到新的時代。日劇“篤姬”裡面有一個末代的幕府德川家定,他認為一定要要開港通商,因為美國、英國強迫日本要開港通商,跟當時的中國一樣。如果不跟列強通商,一定會作戰,作戰日本人會被打敗。可是天皇本身很保守,天皇逼迫他要閉關自守,就像當初滿清一樣。那時候滿清已經被列強開戰,而且被打敗。 這時幕府將軍非常地痛苦,他想說怎麼辦?如果我不聽天皇的,可能被天皇做掉或是被剝除他的職位; 如果強行要跟外國網路行銷通商的話,又會得罪天皇,他?有辦法選擇。一個大臣建議他暫時聽天皇的,閉關拒?跟外國通商。拒?通商的結果是什麼?立刻開戰,開戰之後日本立刻戰敗---原來唯有戰敗,那些保守派的人他才會心甘情願地認為必須要開港通商。如果不走這條路,整個都毀滅掉。唯有戰敗,日本才會趁勢重新再建設,導致歷史最有名的“明治維新”。二次世界大戰也是啊!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遭受很大的恥辱,因為無條件投降,所以後來變成日本的經濟奇蹟。 你生命發生任何事情,你要學會順勢而為,你不可能跟生命對抗。你怎麼跟癌症對抗?你要順著”得到癌症,你要什麼改變?”去思考---改變你的工作、改變你的性格、改變你的人際關係、改變你的情感表達模式、改變你整個生命的觀點。婚姻不幸福、孩子不聽話,你要對抗嗎? 不是。賽斯心法教各位,所有的一切你都要學會順勢而為。歷史會證明,所有採取對抗的方式,最後都會失敗。在短短的兩天,下了將近三千公喱的水,你怎麼對抗大自然?你怎麼對抗土石流?有人在玉山頂,發現一種在海邊的苔蘚植物,以前的玉山是在海底!連喜瑪拉雅山都是海底,是怎麼樣的造山運動,把一裝潢個在海底的喜瑪拉雅山拱到全世界第一高峰?你想想看大地的力量有多大? 所以人不是跟大自然對抗,人要學會的是對大自然力量的了解與順勢而為,如何在過程當中,找到你自己的力量,而不是用你的小我去跟大自然的力量對抗。人也不可能跟任何的病毒、細菌對抗,因為病毒跟細菌的力量就是大地的力量、就是宇宙的力量, 你要學會如何順勢而為。 順勢療法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你不能跟疾病對抗,疾病是帶著訊息,疾病是帶著一種?示,疾病的背後是一種學習跟成長。任何的疾病你如何順勢而為?你如何順著這個疾病?它要告訴你的是什麼?你,傾聽到了嗎? 賽斯在早期課裡提到,大部份的疾病其實都是我們的自我意識跟潛意識不熟悉,當你的潛意識要告訴自我意識什麼,而自我意識聽不進去,因為自我意識想證明自己是老大,事實上自我意識最偉大的合作伙伴是潛意識,兩個應該是平等互惠的,請問你們對於你們的潛意識覺察多少?認知多少?了解多少?你對於你的潛意識要給你的訊息、認知、?發, 你知道多少它的訊息?自我意識跟潛意識之間就好像是一個失衡的婚姻關係,永遠只有一個人的聲音,另外一個人不斷地被壓迫,結婚不斷地配合他,不斷地永遠?有自己的意見。 有個學員說她跟賣魚賣菜的朋友去唱卡拉OK,覺得很快樂,因為每次跟先生去唱卡拉OK都不舒服、每次跟先生出門,她覺得全身好像都在癢。為什麼?因為她內在有個自己怕被嫌,嫌不夠水準、不夠有氣質,就像一段失衡的夫妻關係。有一次我跟我姐姐在聊天,基本上我們的家人通通?有辦法跟我媽媽相處太久,為什麼?跟我媽媽在一起就?對不可能做自己。我大姐的方式是默默忍耐,暗自在心中生氣;我二姐是轉頭就走,兩個人反應的方式不一樣。因為我媽媽這個人的個性是,你在她身邊?有辦法做自己,你們有?有這種經驗?你的爸爸、媽媽、爺爺、奶奶、老公、老婆或是你的小孩,有些人是你只要在他旁邊,你就做不了自己。我跟我媽媽剛好相反,我媽媽跟我在一起,她不能做自己。(哄堂大笑) 真的,我只要跟我媽媽在一起,她就做不了她自己。 9點多打電話給她,我媽問說:”你現在在哪裡?我現在還在唱卡拉OK”。我跟她說”我還在路上,12點才會到”。其實我已經在家了,可是我騙她我12點才會到,因為我只要跟她說我現在在家,她就馬上結束她的卡拉OK回家。她覺得”兒子在家澎湖民宿她去唱卡拉OK成何體統?”。連我要吃飯,如果某道菜我多夾幾口,我媽媽就不吃了,因為”我兒子要吃”。所以只要我在家,我媽媽就做不了她自己,所以我媽媽?有辦法跟我相處太久。(哄堂大笑) 。 請問你的潛意識跟你在一起幾十年,你什麼時候容許你的潛意識來找你?你什麼時候傾聽你內心的聲音?還是你的自我永遠在霸道,永遠想用理性頭腦邏輯思考的聲音來主導你的人生?你什麼時候讓你的內心 Let it be.?所有的疾病都是潛意識話說不出口,只好用病來告訴你!所有的疾病,甚至包含人生的意外、無常,都是潛意識在高聲疾呼高。潛意識時時刻刻想跟你說話,想讓你知道它要表達什麼,可是我們從來都不聽,到最後它只好被迫用疾病或是人生的意外、無常,來讓你知道它要說什麼。 潛意識在你生命當中扮演一個最重大的角色。你的潛意識會告訴你哪個食物對你而言是健康的,你的潛意識會告訴你你適合穿哪一種衣服?潛意識會自動給你訊息,不是星座也不是八字,也不是能量測量。潛意識是個非常活潑、非常有自己的想法、極為聰明的傢伙,可是我們幾乎都?有讓它做主。 你什麼時候容許你的潛意識來帶動你的人裝潢生?你什麼時候真的願意把你自大的自我放下來?傾聽看你的潛意識要告訴你一些什麼?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。 每個個人有個人的潛意識,整個人類有人類集體的潛意識,而集體的潛意識它要訴說某些訊息。你聽見這一次人類H1N1的來襲,潛意識要告訴我們些什麼?整個人類集體的潛意識要說些什麼?真正醫學界跟科學界是要去了解這個訊息,發明更多藥物,做更多疫苗,那都不是根本的做法。 你們真的時時刻刻問自己,我的潛意識想要告訴我些什麼東西?你這陣子有?有煩燥不安?你這陣子有?有覺得心情非常地不舒坦?你這陣子有?有內在特別的不喜悅?你的潛意識有?有要透過某個疾病來逼迫你固執的自我做一個最大的調整?  放下驕傲自大的頭腦,因為頭腦只想找方法,它不想真的傾聽,當你把你自大的自我意識放下,你真的容許你的自我意識問”我的潛意識要告訴我些什麼?”你真的聽到了,然後順勢而為,以後不用再困惑,你的生命將會得到一種非常平安跟喜樂的感覺。 

mtqhe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